萃英先鋒之入黨志願書——共產黨員徐黎麗:行走邊疆,只為一輩子做成一件事

日期: 2021-04-27 閲讀: 來源: 關鍵詞:

徐黎麗,中共黨員,蘭州大學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培育基地主任、教授,博導,中國邊疆安全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1966年生於蘭州,1993年11月入黨,獲蘭州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優秀共產黨員”榮譽稱號。

徐黎麗同志的入黨志願書

尊敬的黨支部:

我自願加入中國共產黨,因為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偉大、光榮、正確的黨,我可以在其中得到鍛鍊,提高和完美。

在我還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孩子之時,對黨的認識來自父母親對黨的讚譽,因為我的父母是新中國培養起來的知識分子,他們對黨的忠誠和信任在我幼小的心靈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我高中畢業,報考大學志願時,毅然選擇了師範大學的歷史系,因為我崇拜教我育我的老師,更崇拜我們源遠流長的華夏曆史,不錯,我們在古代史上有盛極一時的漢、唐,但我們的近代史卻充滿了侮辱和眼淚。無數次的鬥爭,換來的只是血流成河,只有共產黨,救民出水火,讓人民自己成為主宰自己的主人,有哪一個政黨給予人民如此殊榮呢?

走上了工作崗位,雖然也看到了許多敗壞我們黨風黨紀的黨員幹部,但同時我更多的看到了多數黨員為了黨的事業嘔心瀝血。我想,每一個黨員正如一條小溪,如果每一條小溪能在流向江河、大海之時克服流沙的干擾,工業的污染,那麼,我們的江河大海將永遠純潔、蔚藍。

如今,在經歷了書本與實踐的結合,再次跨進校門學習之後,我深切感到,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在一個擁有12億人口的大國搞改革開放,振興經濟。沒有共產黨,的確不行。故我願加入這個光榮的組織,用我的心血去努力實現黨交給的每一次使命。

請黨組織考驗我。

申請人:徐黎麗
1993年9月30日

徐黎麗同志第一次遞交的入黨申請書

(1987年5月19日)內容節選

我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深刻的感到社會主義祖國的優越性,並親眼看到祖國面貌的巨大變化,因此隨着年齡的增長,知識的增長,對黨的感情日益深厚。我要把自己的青春獻給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接受黨的選擇和考驗,請黨組織考驗我!

徐黎麗同志第二次遞交的入黨申請書

(1991年10月5日)內容節選

我自願申請加入偉大的中國共產黨黨組織,這是我五年來的心願和希望,我曾在大學四年級和工作一年後曾兩次寫過入黨申請書,今天我同樣以第一次寫申請書的心情,寫出我對黨的嚮往和厚愛。

我是學中國歷史的,對我們中國共產黨的開創、發展、壯大和興旺有比較深刻的認識……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聳立在世界的東方。中國人民當家作主,平等自主,全心全意地投入到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建設中來。儘管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我們黨出現過許多挫折和失誤,但黨也有了一個自我成長、自我完善的過程,何況我們黨有錯必改,難道它不是一個偉大、正確、光榮的黨嗎?尤其實行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的經濟建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人民生活達到温飽水平,祖國的面貌煥然一新,我們能不為這樣的祖國、這樣的黨而自豪嗎?

徐黎麗同志訪談實錄節選

2021年3月25日

徐黎麗同志曾在大學四年級、工作單位及入學蘭大後三次遞交入黨申請書,今年距離1987年她遞交第一份入黨申請書已經過去了34年,在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來臨之際,我們專訪了徐黎麗同志,以下為訪談實錄。

Q1:在入黨志願書裏,您寫道對黨的認識來自父母親對黨的讚譽,還有他們對黨的忠誠和信任,有沒有具體的事例給您比較深的印象?

徐:我父母親是20世紀60年代支援大西北,從上海到蘭州來的,文革的時候父親被打成“現行反革命”,在黃河以北的大沙坪監獄裏頭待過,我們姊妹幾個就跟母親到農村去上山下鄉。1970年,父親在大沙坪監獄裏刑滿釋放後在黃土高原修河,黃土塌下來,把我爸爸塌死了,那時候他才38歲。我爸爸去世之後,人民公社每個月給我們10塊錢的生活補助,相當於我們全家四口人生活費的四分之一了。父母親在文革10年中,生活異常的艱苦,而且受了好多的折磨。母親領着我們4個孩子一直堅持到改革開放後國家給我們平反,平反的時候我母親特別感動,説“還是黨好,給了我們這麼多的關照”。現在回過頭來看,對於中國共產黨,他們自始自終都説是黨培養了他們。在生死關頭,對黨都還是特別忠誠。他們的忠誠不是在我們面前立誓發願,他們不會對孩子那樣説,父母親對孩子的教育都表現在行為上,我看到父母親那樣的行為就能夠感受到。

1996年,徐黎麗(右二)和母親、姐姐、外甥、外甥女在一起

Q2:您曾先後在大學四年級、原工作單位及入學蘭大後三次遞交入黨申請書,您為什麼一直有想入黨的願望呢?隨着您身份的轉變,對黨的認識有什麼不同或者更深的理解嗎?

徐:從小時候父母親給種的那顆種子到後面自己不斷的實踐,我想入黨的願望一直都有。第一次遞交入黨申請書是在大學四年級,因為面臨畢業,要到單位去上班,所屬的組織不同,就有一些耽誤,沒有入成。那個時候,入黨是青年人想向先進組織靠攏,對黨的認識其實沒有那麼深刻。但是和其他專業的同學比起來,我們學歷史的人對中國的近現代史特別熟悉。從鴉片戰爭開始,中國從以前的強盛大國向現代國家轉型的過程中間所遭受的那些屈辱,咱們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建立了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我對這個過程認識的比較多,但這也只是止於書面上。後來我在博物館裏工作過三年,也提交了入黨申請書。在博物館的幾年是做文物看護員,現在回過頭來想,我現在喜歡擺弄這些事兒(在邊境調研時帶回來的各種特產),可能跟我那時候受的訓練有關係,那個時候不知道我現在會做這個,好多積累都會在某一天發生作用。那個博物館有好多貨幣,從戰國時代一直到清代的,當地人叫麻錢兒,我就整理那個,還有瓷器、陶器。在整理的過程中,我在本科階段學的歷史中那些文字全都變成實物,就這樣理論和實踐結合起來了,這對我最後考上研究生起了很大作用。在這個過程裏,寫在紙上的歷史和在實踐中接觸到的老祖先留下的文物就結合起來了,對咱們國家的傳統文化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對黨的認識也就更深刻了。如果我繼續在博物館上班,第二年我就成了黨員。但後來我考上蘭大的研究生,要重新接受組織的考察,我重新提交了入黨申請書,就這樣,我前後一共三次提交了入黨申請書,直到1993年終於實現了這個願望。

1994年,於蘭州大學讀博士的徐黎麗

如今入黨一晃幾十年過去了,再有三年時間就30年了。我對黨的認識是越來越深刻的。從理論上説,我是學歷史學的,深知中國近代的屈辱,但我們國家5000年的文脈不斷,英、俄、法、日本人的侵略也沒有使我們分裂,這是我們的國家,也是吸引我的地方,這些是我的知識儲備。在實踐方面,我博士階段學了民族史,老師讓我把西北的民族關係串起來,在這個學習的過程中我感覺到中國是個偉大的國家,是一個特別有包容性的國家。理論和實踐相結合,我就覺得加入中國共產黨,做一個黨員是有理想的表現。另外,上了博士肯定要做研究,在科研的道路首先政治覺悟要高,用什麼樣的理論去指導做研究,特別重要。我現在看我的入黨申請書覺得挺先進的,那時候寫的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當時也提倡那個,現在習近平總書記也一直強調這個,我們黨的方針、政策和制度都是一貫相承的。

Q3:您帶着學生走邊疆做研究的這麼多年裏,有沒有共產黨的某種精神對您有激勵和鼓舞作用?您是如何發揮黨員的先鋒模範作用的?

徐:我首先是個人民教師,然後又是黨員,兩重身份。在困難面前我們不是經常説黨員先上嘛。邊疆都是條件比較艱苦的地方,有一些同學確實也不願意去,我肯定要自己先帶頭。還有一些困難,比如特別冷,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突發事件,得有堅強的意志,我的父母親和老師身上都有這種品質。想到紅軍長征受的那些苦,父母親身上所體現出那種堅韌,老師身上所體現出的堅韌、不放棄的精神,我就覺得困難都不算是什麼,所以也就都克服了。楊建新老師和馬曼麗老師這些長輩們在培養我們時就給灌輸這種精神,兩人現在都80多歲了,還在堅持寫東西,從來沒有什麼事把他們打垮。現在我50多歲了,有啥困難在我面前,我也不害怕,有啥事情咱們想辦法解決,堅持下去,即使在最難的時候,堅持再堅持一陣,或許就好了。

關於田野調查時間,我們規定博士是一年,碩士是半年,不要想着偷懶,這對他們來説是生活能力的鍛鍊。現在的孩子生活條件比以前要好得多,吃苦的能力不像我們這輩人,這是客觀存在的,或許當時他會覺得老師太嚴格,怨恨老師,但若干年以後,他會想起是老師鍛鍊了他吃苦耐勞的精神,願意幫助別人,為別人着想的品格,而這些都是現在獨生子女們需要克服的事情。

通過田野調查,學生們一方面收集了資料,學會用學術語言寫作,能順利畢業,另一方面鍛鍊了生活能力。我的每一個同學到畢業時都這樣跟我説,“老師,當時真的挺怨恨您,您那麼無情讓我們去邊疆,但是現在特別感謝您。’我就跟他們説‘對你好的老師才會讓你吃苦,如果是不管你的老師,他不是好老師。”我培養的碩博生有130多位了,我和這些同學的關係沒有一個是差的。我們能做起這麼大的項目,也是因為好多同學畢業後都留在邊疆工作,即使他們做別的行當,沒有從事人類學和民族學的研究,但是他們會這種方法,收集資料也很容易,我們就一直在一起,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我的老師曾經就是這樣帶我的。

物質上的困難都是小的困難,最困難的就是走到人心裏面去。如果你不跟別人打成一片,根本不知道他心裏怎麼想的。在邊疆待三個月,也只能聽懂衣食住行這些簡單的語言,若想和他們能掏心窩子説話,需要更久的時間。我最常用的辦法是跟人家聊天拉家常,特別費時間,但是效果特別好。咱們社會科學研究就要跟人家關係特別好,他才會給你説心裏話,才能得到真實的資料,才能寫得出東西,才能夠解決問題。我們這個學問有意思的地方在於,在好多人的眼裏,邊疆很累,特別危險什麼的。但實際上在邊疆你把語言困難克服了,那些人都比較樸實,傳統文化也保留得比較好,跟他們打交道其實比在城市生活要輕鬆得多。有特別好的自然的風光,又有很好的人,是對人心靈的洗滌,是一種享受,不是困難。如果這些都克服了,你就可以享受其中。

心向普通民眾是因為我們從小跟父母親下鄉插隊,跟老百姓生活在一起,老百姓都是很樸實的人。中國共產黨的宗旨也是為人民服務,我們作為學者研究邊疆,最核心的就是人,普通老百姓在給大家守邊疆,人民解放軍在守邊,普通的移民警察在守邊,普通的護邊人員在守邊,普通的不同民族的民眾在守邊,一定要把目光投向他們,解決他們的問題,這個學問才能做得好。他們的問題解決了,中國的邊境安全了,大家國泰民安的,多好。

徐黎麗帶領學生前往內蒙古自治區中蒙邊境口岸進行田野調查

Q4:您當時是為什麼選擇邊疆研究呢?

徐:選擇邊疆研究這個方向也是一步一步的,我在博士階段做的蒙元民族關係研究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兩個老師給我選的題目,讓我把整個西北民族遷徙發展的歷史搞得特別清楚,有了這個基礎再下到田野裏,就補充了我缺的實踐方面,歷史和現實結合,理論和實踐結合。我提出的“通道地帶理論”用了20多年,光靠翻書本是寫不出來的,每次上邊疆,順着絲綢之路,順着長城上到東北,順着藏彝走廊下到雲南,一來二去就發現其實一直是沿着交通通道在走,然後翻來覆去想,這就是它內部的規律。20多年就做了那麼一個東西,如果一輩子做一件事情,能做成就挺好。

徐黎麗在內蒙古策克口岸調研

走邊疆調研最大的意義就是解決邊疆問題。現在我們的中國邊疆安全研究中心已經成了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培育基地的一部分,當時全國有56家到北京去申報,經過兩輪的篩選我們進到了前15家,最後確立我們成為培育基地。這兩年我們在做邊疆研究時就加了一個主題“鑄牢邊疆民眾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不論什麼樣的民族,什麼樣的職業羣體,什麼區域的人都要團結在一起,促進民族團結進步,相互交融交流。我們還記錄了好多民族交流交往小故事,編了四冊書,分別叫《九州共育》《萬源同輝》《四海同風》《五湖一家》,每一冊收集了30多個小故事,每個故事2000字,兩張圖片,都是我們自己拍的。小故事説的兩個民族之間不同成員是怎樣交流的,或是同學們自己親身的經歷,那些故事比任何説教都好。我們現在走邊疆一方面要解決邊疆存在的實際問題,我們能夠寫一些好的文章好的報告,幫着國家去解決實際問題,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另一方面就是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兩面的事情都做。在促進邊境安全的情況下,讓邊疆發展得更快。

Q5:您始終喜歡強調一句話,“期望學生做的事情自己要先做好”,實踐中是怎麼做的呢?

徐:現在基地特別忙,但基地的項目材料包括會議紀要我都是自己寫,有的時候新聞稿都是我自己寫,我寫了之後讓學生去看,學生看了以後下次自己慢慢就寫。我常對他們説,“我開好這個頭,你們再慢慢地把這件事承接下去,因為我畢竟50多歲的人了,再過幾年也幹不動了,你們現在就要趕緊上手,我怎麼幹,你們看了之後再決定幹不幹。”去邊疆調研這件事也是這樣,哪個同學去哪個點,我要提前踩好,同學們再過去做調研,這樣對同學們來説比較安全。

徐黎麗在給學生上課

Q6:對年輕學子,您最希望他們擁有的品格是什麼?

徐:能吃苦。每年學生來面試的時候我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你能吃下這個苦,你就來跟我念。”每年招來的學生,我會立馬讓他們開始學習,到師哥師姐們去過的地方或者我提前踩好的點去調研,等到9月份入校的時候我已經讓他們去過一次田野了。在我上課的時候,他們針對課程內容當堂反饋自己在田野調查中的收穫和困難,課堂上消化了這些問題,下次再去的時候就會更輕鬆些。一年級結束以後再去趟田野,規定的六個月田野調查就完成了,二年級就能寫完論文,因為三年級他們要考慮找工作還是考博,根本沒時間,所以我早早的都幫他們都想好了。有的同學剛開始不太理解我,但後來就會覺得這樣的安排很周到,因為我自己也曾經是學生,和學生相處了幾十年,我知道他們需要什麼,所以早早地給他們準備好了。現在二年級第二學期的同學就已經開始寫論文了,而其他好多同學現在還沒下田野,我們打的都是有準備的仗。

2019年徐黎麗在尼泊爾邊境村莊調研

以下為她的學生的感悟:

莫日根,蒙古族,蘭州大學2019級歷史文化民族學專業碩士研究生。

徐老師是個特別熱衷於時事政治的人,每次看到相關的文章都會給我們分享,她經常告訴我們,“一定要把握好黨的路線、方針”。在學術上她很嚴謹,經常以自身的經驗教導我們,在我的印象中她説的最多的話就是“你不要管別人怎麼説,把自己的東西做好就可以了”。她也很謙虛,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的學術見識淵博而否定我們的成果或者觀點,給我們指點或糾錯的時候都是以意見的形式進行,比如“我認為這樣好一點,你們覺得呢?”

我很敬佩徐老師的一點是,她在邊疆調研這件事上有一種“大無畏”的精神。我國有99個陸地邊境口岸,徐老師每一個都去過。2019年老師自己開車帶着同門師姐去西藏調研,西藏海拔高,我們的調研點又都是邊境地區,路況不好,老師自己身體還不是特別好,但她覺得既然選擇了這條路、這個方向就一定要完成。

在跟隨徐老師做田野調查的過程中,要説感悟或收穫,最主要的還是在實踐經驗的積累和個人心智的成長兩方面。實踐經驗的積累一是在徐老師的指引下,學習田野調查過程中待人接物的方式方法,不斷總結經驗;二是由我們學生自己,根據老師所教授的田野調查理論與方法,結合自身實際的田野調查過程,探求和總結經驗而不斷成長。個人心智的成長方面,不論是我們學生自己獨立開展調查,還是在徐老師的帶領下進行調研,不得不面對的是調查過程中所必定遭遇到的各種困難和調查者個人內心的困惑。而正是在此過程中,徐老師以身垂範,教會了我們如何面對和解決困難的方法和處事心態,在我們心中泛起疑慮和孤獨感的時候,老師也總會在關鍵時刻出現,用耐心細緻的話語為我們答疑解惑,同時也讓我們收穫了心智的成熟和成長。

內容來源 | 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部分資料來源| 人力資源部

文字| 許文豔 範竹清 陳柄霖

視頻製作| 嶽瀚遜

視頻統籌| 肖坤

144
點贊
文:許文豔,範竹清,陳柄霖
圖:
視頻:嶽瀚遜,肖坤
編輯:陳柄霖
責任編輯:許文豔